“疯狂养生”背后是现实的荒诞

文秘知识 |

时间:

2021-10-06 09:16:01

|

三、疯狂养生的四大骗招

为什么张悟本式的“神话”隔一段时间总会冒出来?在他之前,曾经有来自台湾的“食疗大师”林光常。大师的排毒理论和排毒套餐,最终闹出了人命,大师也被台湾有司以无证治疗为由收监。上世纪90年代,还有位鼎鼎大名的神医胡万林,也是闹出了人命,最终被投进了监狱。那么,这些所谓的养生保健大师靠什么忽悠人,并且屡骗不爽?他们行走健康江湖的秘笈又有哪些?让我们揭开他们的四大骗招手段。

手段一:恐吓你,吃错了就得死,不死就是癌。很多疾病,尤其是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慢性疾病,以及癌症等的发生发展都与饮食有一定的关系。在某些专家的理论中,这种关系被无限夸大,甚至被具体到某一种日常食物,吃了该种食物,不是患病,就是得癌,变成了一种赤裸裸的死亡威胁。张悟本在《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一书中写道:“现在大家经常吃反季节的食物。我们如果在天冷的时候大吃寒冷水果、蔬菜和饮料,就是在不断地给身体降温,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人们整体的身体素质全面下降、疾病频发、衰老提前。”

反季节蔬菜水果的确有一些缺点,如营养品质低下,使用催熟药物,农药残留等。但不容否认的是,如果没有或完全拒绝反季节种植技术,那么在北方寒冷而漫长的冬季,我们就只能吃大白菜、大萝卜、土豆等少数几种“冬菜”。不但品种单调,而且营养也不够丰富。反季节蔬菜水果对丰富北方人的食谱,实现食物多样化是大有裨益的。而且,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反季节蔬菜水果使身体素质全面下降,疾病频发,衰老提前。

手段三:诱惑你,一吃就灵,方法极其简单,效果只有天知道。中国居民科学素养普遍不高,尤其是关心营养保健的人群多以老年人为主。那些科学但略显复杂的营养保健方法往往难以被公众理解或接受,人们更喜欢接受简单又简单的做法。于是,保健养生的“大师们”应其所好,推出了一个又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保健秘诀。你只要告诉人们“吃什么治病特神奇”,他们就会信以为真,再难吃也老老实实地天天吃。因为“大师”说了:“怎么把血管里的淤血化开?怎么把血脂赶紧降下来?吃什么?吃茄子!”

茄子虽好,但也只是一种普通蔬菜,并没有什么神奇。然而经这么一讲一渲染,什么疑难杂症,生吃茄子全搞定。生吃茄子能去油的说法,基本就是胡说。因为茄子烹调时能吸油,是在高温下进行的。如果把茄子放在37℃下,即便让它泡在油里,他也根本吸收不了多少油,而我们的胃肠温度是37℃,不是炒菜时的180℃。何况,茄子不经过肠道消化吸收,根本进入不了血液,它是怎么把血液中的血脂吸收走的呢?而茄子一旦被肠道消化吸收,其原始结构荡然无存,如何吸油?至于绿豆汤通过“热胀冷缩”原理抗癌的说法,完全是信口开河,胡编乱造。如果真的可以热胀冷缩,那为何偏偏是肿瘤热胀冷缩,人体的正常器官,以及整个人体也应该同时被热胀冷缩啊?

手段三:扰动你,质疑,否定目前通行的做法,给你“全新”的理由。受医学发展水平的限制,目前很多疾病,尤其是常见的慢性病的发病机制还没有完全搞清楚,往往也缺乏特别有效的治疗方法。然而,到了大嘴一张信口开河的“专家”那里,就完全不同了,简直是小菜一碟。这曾经是销售保健品的不二法门,现在居然也被引入到营养保健科普领域。

张悟本在《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一书中写道:“这些糖尿病的并发症就是在吃降糖药的过程中,因为药物中毒而造成的。”并发症是由于高血糖没有控制好所致,这是目前医学界的共识,但张却反其道而行之,把控制血糖的降糖药视为并发症的病因。以常见并发症——失明为例,张悟本认为,它是降糖药副作用所致。原理就是,降糖药伤肝,肝主目,故目失明。好一套中西医结合的臆想揣测,其科学性却几乎为零,只能欺骗那些对医学或生理学“零认知”的读者。那些降糖药都在肝脏代谢,有可能损伤肝脏,造成转氨酶升高,往严重了说会导致肝纤维化、肝炎、肝硬化,但是肝纤维化、肝炎、肝硬化患者都与失明毫无关系呀,这怎么解释?

手段四:忽悠你。善于利用媒介传播征服大众心理。给自己制造光环。张悟本、林光常、胡万林3人的共同点是,没有受过正规而专业的医学训练,更没有相关的正式从业执照。然而,他们又往往夸大乃至虚构自己的学术经历,或是中医世家或是留洋学者,把自己的过去编造成传奇或神话,甚至大肆宣扬自己的治愈效果。他们的故事从一开始就在忽悠大众。江湖郎中“成功学”第一定律就是,用如簧之巧舌摧毁正确的观念,占领人们的大脑。如果只是植根于社区,必定为大师们所不齿。这就揭示了江湖郎中“成功学”第二定律——善于利用传播手段忽悠大众。

1995年胡万林尚因人命案在新疆服刑。那年的《国际气功报》发表一篇名为《一个囚徒创造的神话》的文章,此后某新闻机构向全国发了通稿。胡万林一时声名鹊起。到1997年,柯云路推出一本70万字的巨著——《发现黄帝内经》,继续“神化”胡万林。事实证明,张悟本背后存在着一个策划团队,出书、上电视均为有计划、有步骤的商业行为。林光常、张悟本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亦步亦趋沿着胡万林的足迹走过来的。胡万林在狱内“面壁思过”,他所发明的商业模式却在高墙之外继续开花结果。

然而,一个大师的成功永远都离不开盲从的大众。大众之所以会如此容易上当,一是因为受教育不多而缺乏相关的知识和判断力,另外,就是民众对身体健康的重视,对低收入人群来说,医疗体制的不健全导致民众看不起病,只好向防病、抗病方面下功夫,这直接催生了养生概念的红火。而医疗体制不健全的社会后果是,其降低了公共医疗机构和医疗专家们的社会信誉,并进而动摇了公众对医疗机构和医学常识的信赖。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黄建始院长说,从胡万林到张悟本十几年过去了,我们的社会监管也仍然没有大的改进,而大众媒体虽然更加繁荣,却也更加浮躁、唯利是图而不负责任。

四、疯狂过后当反思

在2008年刘太医被天津警方逮捕,但并未撼动养生的狂热,直到两年后的今天,随着大红大紫的张大师被斯掉画皮,才真正给疯狂的养生热泼了冷水,从“神医”到“神骗”,再到“神话”的破灭,这种疯狂过后我们应该深刻的东西有许多,该做的工作也很多。

反思一:张悟本捧红了绿豆,谁又捧红了张悟本?据5月26日新京报载,营养师张悟本红极一时,其提倡的“绿豆养生说”也广为流传。同时今年5月,全国绿豆等杂粮价格出现大幅上涨,绿豆从去年同期4元/斤涨至10元/斤。张悟本遂被认为是绿豆价格“疯涨”的推手。张悟本够能耐的,公众连他的资历都没弄清楚前,就被其

“绿豆包治百病”的药方子打动。与此同时,其食疗用豆宝典——红豆、绿豆、薏米、黑豆等小杂粮价格一路飙升,“涨得都没边了”。于是,公众经历一番冥思苦想、追根溯源后,发现张悟本这个“食疗大师”不仅“来路不明”,而且“形迹可疑”,甚至“居心叵测”。于是,有人将豆价疯涨,归昝于这个营养大师的忽悠,此举也未必理性。一直以来,豆类和别的蔬菜一样都是随行就市,即便在张悟本养生说之后,人们多买些豆子,需求量增加些,也断然不会出现价格飙涨的现象。究其原因,或许正如发改委所言,“除西南地区旱情、中东部地区持续低温等不利天气影响外,与极少数经营者捏造散布不实消息、恶意囤积、哄抬价格密切相关”。自去年以来,我国实行的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造就了资金面的流动性过剩,为了实现保值增值,众多资金恐慌性地涌入了楼市、股市避险。而最近,随着市场资金在股市疲软和楼市调控后,炒家纷纷转向了需求大、种植规模较小,具备灾害题材炒作的农产品上面来投机。所以,一个张悟本,绝对“捂”不出全国的豆价上涨。他至多算是无意中做了炒家的帮凶、导火线,为不良投机商的囤积居奇提供了炒作素材。

反思二:张悟本忽悠百姓与煤体的良知,没有一个在电视节目中蹿红的人,像张悟本这样遭受举国一致的声讨;没有一个被证明忽悠了百姓的事件,像《百科全说》这样惹出这么大乱子。在养生进补、健康保健等伪医学方面,张悟本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让舆论大起大落的“名医”。这些年,那些个“老军医”、“老专家”、“健康教母”之流在出书、讲座、问诊上骗取百姓钱财的例子多了去了。这个阶梯的搭建,离不开大众传播媒介。有人因此质疑媒介的失范,问题就出在他们将娱乐节目和养生节目嫁接了,戏说了养生,养生涉及人的健康生命,把养生当作娱乐,胡来肯定不行,生命安全绝对不可以娱乐化调侃。媒体的社会责任不是说说而已,当你舆论监督社会时,社会也在监督你,没有了那些无良媒体,骗术层出不穷的电视购物广告不会有如此广阔的市场,“绿豆神医”张悟本不会骗翻大江南北,张悟本倒了,那些无良媒体呢,却仿佛安然无恙,至少,我们没有听到哪怕是只言片语的道歉,更不要说什么责任的追究了。

反思三:“资本文化”时代的暴利驱动。实事求是地说,人们无意痛打落水“专家”张悟本,只是想说,这个“养生专家”背后的文化推手,值得警惕。据报道,在张悟本的背后,有文化公司在运作,张悟本的魅惑包裹在五彩缤纷的文化外衣之中。他的那本《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就“吃掉”了很多人的科学精神。虽然结论互相打架,但并不妨碍结果的多赢:大师们红透了(张悟本的预约号排到了2011年),幕后推手赚狠了(张悟本为公司年赚一亿),出版社盈利了(养生类图书已出版上万种,大多畅销),电视台收视率上升了。唯独倒霉的是老百姓,要么因为生吃泥鳅上了医院(四川已有上百人),要么延误治疗加重了病情,要么对各种自相矛盾的说法莫衷一是、一头雾水。类似骗子登龙术,以前就有。比如,当年大作家柯云路就写过《发现黄帝内经》,捧红了“旷世神医”胡万林,不过造出来的“胡大仙”后来被关进了铁门铁窗。江山代有“神医”出,各领风骚一阵子。要老百姓都能看清“神医”与“大仙”真面目,不容易。因为他们背后的那股文化妖风,总能制造“乱花渐欲迷人眼”的错乱。在“神医”的背后,是文化与资本的捆绑。文化要真正满足公众的多元需求,就不能简单地让它变成资本代言的工具。否则,文化就会帮助制造那些欺世盗名的“大仙”与媚权愚民的“大师”。而满足公众文化需要的一个起码前提,就是满足公众普通而自由的诉求表达。遗憾的是,当张悟本将养生书籍卖到几百万册以上时,我们却鲜少能够看到相关的文化博弈,张悟本摔下神坛,也并不是来自公众自由文化的力量。这样的文化错乱,其实才是最值得警醒的。它意味着,在资本对文化的强势控制之下,公众既无力阻止某种文化妖风的生成,也无力将之及时祛散。真正砸破张悟本神医“面具”的,不是文化的力量,而是那一粒绿豆的重量。面对“神医”张悟本被如此揭下面皮,在文化表达权相对逼仄,文化力量难以充分自由博弈的今天,要让公众真正看清楚那些错乱的文化面目,是多么艰难的事。

反思四:更应关注“食疗怪论”背后的社会现实。老百姓为什么会对一个骗子一样的“养生专家”奉若神灵,盲目崇拜,被那些简易得不能再简易的养生方法唬得团团转,宁愿不相信进口医疗设备也要相信大师们,痛定思痛,我们不能不反思这些年来我国公共医疗卫生方面的精神干涸症,为一些污水浊流浸润百姓的私人空间制造了条件。然而这些还并非是“食疗怪论”走红的罪魁祸首,最大的推手恰恰是“怪论”背后的社会现实,具体来说,怕是看病贵、看病难、以及医疗的社会公信力不断下降等原因。当就诊号和专家号可以被黄牛倒卖,当出厂价15元的芦笋片可以卖到230元,一种名叫恩丹西酮的治癌药,从医院出来,利润竟是20倍,当小康之家可能因病一夜致贫,人们只能被迫去自学“不生病的智慧”,只能迷信“求医不如求己”的谎言。

反思五:养生科普不能“戏说”,准入制度势在必行。近年来,随着养生热不断升温,市场上的保健书仅此两年间就出版发行了6000多种,目前全国共有2.1万多种大众健康类图书,400多家出版社介入,数量惊人,竞争激烈。由于缺乏相应的准入门槛,一些理论偏颇、缺乏科学依据的鱼目之品充斥其中,“养生”观点打架,怪论盛行,“戏说”不绝。著者少,编者多,枪手每写千字付30~50元费用,出版社情愿找枪手也不肯请专家,拼凑严重,杂乱无章。“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因此,在类似的事件频繁发生后,专家提出在加大健康教育的同时,还要从加强立法和完善制度人手,建立牢固的中医科普“防火墙”,不让那些骗子有空可钻。健康科普一定要在科学基础上普及知识。健康养生是科学,不是影视娱乐节目,不能“戏说”,来不得半点虚假。如果不负责任,就会误导受众,甚至伤害生命。因此,中医科普养生讲座应该由中医的大专家来做,要有资质要求,要有准入门槛,不能什么人都可以讲。因此,尽快建立国家养生保健科普宣传方面的资格准入审查机制和所讲内容的专业审查机制,设置一道坚强的防火墙已经势在必行。养生保健关系到每个人的身体健康,一旦出现理论偏颇、缺乏科学基础的歪理邪说,必定危害不浅。当前,我国健康保健方面的立法还相对薄弱,呼吁尽快出台健康科普管理条例。日本政府对养生保健高度重视,而且以国家法律的形式颁布了《饮食教育基本法》。正是由于大力宣传、普及慢性病防治的相关知识,日本高血压等慢性病近半个世纪内逐年下降。这些好做法值得借鉴。

反思六:谁来填补我国传统中医养生市场的空白。我国只有6.48%的人具备卫生素养,亟待提高其综合素质。养生书籍大多打着中医的旗号,但能够反映中医特色的不多,更无法传承我国中医的精髓,讲养生、写养生,外行比内行更胆大,真是无知者无畏,这对群众接受正确的预防保健知识产生了严重误导,也是对中华医药瑰宝的玷污。从另一个层面也告诉人们,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越来越重视养生保健,13亿人的需求潜藏着巨大的消费市场,职能部门和医药专家学者应该勇于担当,组织专家编写通俗的养生理论书籍和科普读物,以满足人们的需求,把那些奇谈怪论的养生书挤出市场,以正视听,培养人们科学养生,帮助公众建立正确的生活方式,是“授之以渔”,不是“授之以鱼”。中国传统的养生观是“以顺为养”,就是随心、随意、随时、随缘,不能有“刻意”的成分。乱讲养生术,只能给社会造成不良影响,甚至影响社会稳定。(完)

编辑:修远

延伸阅读
海外中国学的特色和优势之一就是讨论那些中国学者不屑、不宜以及在技术层面上不能触及的话题。时下少男少女
2021-10-15
[摘要]柴胡疏肝散是由陈皮、川芎、香附等多种中药药材搭配而成的一种药物,出自《医学统旨》,主要用于治
2021-10-14
提要:清代江南的疫病救疗,国家虽然缺乏制度性建设,但因江南社会力量和医疗资源的活跃和充裕反使其内容更
2021-10-13
在漫长的人类发展历史长河中,健康与长寿一直是人们向往和追求的美好愿望,因而养生文化不断丰富和发展,遍
2021-10-10
健身气功是在传统养生文化的土壤中成长起来的,其中蕴藏着我们祖先的养生智慧,说起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什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