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与公传:一九八一(五)

文秘知识 |

时间:

2021-10-07 09:15:56

|

好与坏的制度下都有好人

1981年1月,美国洛杉矶,迈克尔医生去给迈克尔患者检查治疗,发现他的免疫系统糟透了,像是过度化疗之后的病人。

高烧的迈克尔三十一岁,是个男模,高大帅气,一直健康,最近体重减轻,发烧原因很难确定。十多天后,在他身上發现了卡氏肺囊虫肺炎,这是一种极罕见的肺炎,通常出现在器官移植者或是有免疫缺陷的儿童身上。

免疫学助理教授迈克尔从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但他是个好医生,就想深入一些,弄清它的原因。接下来,他在洛杉矶搜集到四个相似病例,算上男模一共是五个,这似乎预示着,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

他联系了《新英格兰医学期刊》,又联系了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从国外到国内,并没有相关的疾病流行。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邀请迈克尔医生写了一篇文章,报告洛杉矶五名年轻健康男子患上卡氏肺囊虫肺炎事件。

这篇报告成为人类与病毒作战历史的重要文献。它发表的那一天,1981年6月5日,成为一个重要的日子,几十年后仍然被人牢记。

报告中的五名男子有个共同身份,男同性恋者。到了年底,《华盛顿邮报》发了一篇《免疫系统疾病困扰男同性恋》,从题目就可看出美国大众当时的心理倾向——这是男同性恋的特有疾病。而事实上,人们对于所面对的事态,几乎一无所知。

许多年里,人们对一些新病种的反应都是这样,因为未知,产生误解。“在一切没弄明白之前,担忧是隐约的,恐慌局限于小范围之内,公众是沉默的。”我读到的一篇文章这样说。

其实,我对艾滋病也有过误解,以为它是性病的更新换代,在同性恋和性滥交中传播,对正常人没有太大威胁。这表现了我时常缺少独立思想,看不到事物的深处。许多中国人有与我相似的误解,可能来自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报媒。它们的宣传口径是,艾滋病是腐朽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物,是性解放运动带来性滥交的恶果。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种叫作艾滋病的新病种出现,不是对某些不洁道德品行的惩罚,而是所有人类成员共同面对的困境。

后来我还注意到,在发现艾滋病的1981年,美国人的性生活一片稳定,这从当时的美国电影看得出来。那一年在奥斯卡获奖的,大都是表现正常家庭生活的影片。而在那一年,中国人正从几十年性压抑中走出,酝酿一场性自由的漫天风暴。

说到奥斯卡,想起一件事:最早站出来帮助艾滋病患者的,是一位著名影星,两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的伊丽莎白·泰勒——她在1984年主持了第一个艾滋病筹集捐款活动。

我从没听到过那么多的“不”,她在募捐事后回忆说,人们不想做和艾滋病有任何联系的事,不愿参加晚宴,当着我的面关上门,挂掉我的电话,我甚至收到过死亡威胁。

当时,她有些影星好友正沉溺于男同性恋之中,其中有一位是《巨人传》男主角洛克·哈德森,因患艾滋病即将死去。说起来,洛克真是个有男子汉气概的好莱坞影星,他向世人公开了自己感染艾滋病的消息,也公开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生命的最后一段岁月,洛克一直在颠覆社会大众的传统偏见,呼吁人们公正对待同性恋和艾滋病感染者。在伊丽莎白·泰勒主持的慈善晚会上,他寄去了一份告白:“我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但如果我的告白能够帮助别人,我至少知道自己的不幸能够为他人造福。”

1985年,伊丽莎白·泰勒创建了美国也是世界上第一个艾滋病慈善基金会,帮助更多的病人重新获得有人格尊严的生活。

她的行动告诉人们:艾滋病毒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人们的歧视和偏见。以科学的态度正视这种由非洲食猴部落蔓延到世界的病毒,为不幸感染病毒的病人献上真诚的关怀和爱心,是我们人类战胜病魔的唯一途径。

还有个男孩瑞恩·怀特,像洛克和伊丽莎白·泰勒那样,长久地让人怀念。

1985年,他十三岁,治疗血友病时感染了艾滋病毒,同学老师们躲避、威胁他,甚至把他驱赶出学校,他要在教育部、卫生部、法院的官员和法官帮助下才能继续上学。

“怀特没有以仇恨来回应。”我读到的文章说。

“他们只是对他们不了解的东西感到非常害怕。”怀特是这样说的。他拒绝媒体给自己贴上标签——“无辜的受害者”,因为这会产生误解,让人以为由于输血感染艾滋病毒是无辜的,其他方式的感染则属于个人错误。

他那超越年龄的宽容、坚强和勇敢所造成的影响,远非他本人所能想象。1990年他去世了,这个世界已经改变了许多。“打开我们的心来包容、关爱艾滋病人及他们的家人和朋友,这是我们亏欠怀特的。”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说。

艾滋病蔓延到中国后,也出现好大一批关心民族命运、关爱艾滋病人的各界人士。

高女士只是其中的一个。

她出生于战乱中的1927年,苦难中完成医学学业,从五十年代起担任妇产科医师,也曾被划为阶级敌人,遭受批斗和关押。1996年的一次会诊中,她偶遇一名艾滋病人,从此把防治艾滋病当成自己的事情。

她一次次进疫区走访调查,发现从八十年代起那里流行着“卖血致富”口号,比如,“胳膊一伸,露出青筋;一伸一蜷,五十大元”,说的是卖一次血浆就能换来五十元,而那时挑进县城卖的大头菜,一斤只挣一毛钱。

到了1993年血液市场大为红火,血浆除了供应国内,还能卖到国外。有的县城最热闹的地方就是血浆站,工作人员不间断地抽血,卖血浆的农民每天早早就来排队。有个血站组织者还记得,他的一个朋友一周之内连续数十次抽血,体内的血液几乎被抽干而死。但其他农民幸运一些,靠卖血浆挣的钱盖了房子。

卖血浆是指他们的血浆从血液中分离出来,装袋卖钱。血站用一台机器抽同样血型的多人的血,分离出血浆后,将剩下的血再输回他们的血管。当艾滋病毒进入这个循环,立即导致了灾难性的后果。后来有很多卖血浆的人得了艾滋病,再度返回贫困,在痛苦绝望中等待死亡,身后则留下了大批艾滋孤儿。

延伸阅读
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薛生白《扫叶庄医案》早些年,我在扬州天宁寺古旧市场地摊上,买过一部石版小字本
2021-10-15
多年来,我在高中历史教学实践中不断探索渗透德育的方法和途径,积累了不少经验,但也需要进行反思和总结,
2021-10-14
摘要:中国在封建社会末期几乎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而其原本辉煌灿烂的科学文化也早已陷入故步自封的境
2021-10-13
摘要 气功是一种古老的治疗方法,在中国被用来防病治病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目前,国内外关于诸如随机对照
2021-10-12
医疗旅游是一种集医疗保健和旅游为一体,将医疗保健服务和旅游资源完美结合的一种新兴的特殊旅游形式和专项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