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高中生超重肥胖现状及中医干预探讨

工作总结 |

时间:

2021-10-10 09:18:05

|

[摘要] 目的 了解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高中生(15~17岁)超重、肥胖流行现状,为制订有效的干预措施提供科学依据。 方法 分析2017年11月济南市市中区教育局组织的健康体检数据,整群抽取济南市市中区5所高中,共12 253名学生作为研究对象。对抽中的学生进行身高、体重测量并计算体重指数(BMI),以李辉制订的中国学龄儿童超重肥胖筛查BMI界值点标准作为划分超重、 肥胖的标准。 结果 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高中生超重、肥胖检出率分别为21.29%和11.32%,其中男生超重检出率、肥胖检出率显著高于女生(P < 0.01),各年龄组间高中学生超重检出率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 < 0.05),各年龄组间高中学生肥胖检出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 0.05)。高中生的肥胖率随年龄增长呈现下降趋势。 结论 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高中生(15~17岁)超重与肥胖的检出率超过全国水平,应提早预防,尽早干预,从而预防和控制超重、肥胖的发生。

[关键词] 高中生;超重肥胖;体重指数;流行现状;中医干预

[中图分类号] R17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7210(2018)12(b)-0050-04

[Abstract] Objective To study the prevalence overweight and obesity among high-school student (aged between 15 and 17) in Central District of Ji′nan City, Shandong Province, aimed at providing a scientific basis for further study, and developing effective control measures. Methods The data of health examination collected by Ji′nan City Central Bureau of Education in November, 2017 were used. A total of 12 253 students in five high-schools in Central District Ji′nan were sampled as research object. The height and weight data were measured and collected. The overweight and obesity were defined according to the body mass index (BMI) screening criteria for Chinese school-aged children recommended by Li Hui. Results In Central District of Ji′nan City, Shandong Province, the overweight rate and obesity rate were 21.29% and 11.32% respectively. There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boys and girls both in overweight and obesity (P < 0.01), the overweight rate had a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among all age groups (P < 0.05), but the obesity rate had n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among all age groups (P > 0.05). The overweight and obesity rate had a downward trend with the increasing age in high-school student. Conclusion The detection rate of overweight and obesity in high-school student in Central District of Ji′nan City, Shandong Province were higher than national average level. We should execute early strategies and measures to control the overweight and obesity rate.

[Key words] High-school students; Overweight and obesity; BMI; Endemic status; TCM interventions

近年来,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儿童青少年超重与肥胖人群总数不断攀升,无论是在发达国家[1-3]还是发展中国家[4-6],肥胖高危人群逐渐向整个儿童青少年群体扩展。青少年超重、肥胖不仅会增加高血糖、高血压等心脑血管疾病及多种慢性疾病的患病风险[7],也可能成為成年期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等发生的根本原因。目前儿童青少年超重与肥胖问题日趋严重,逐渐成为危害健康的全球性社会问题。

根据《2014年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结果》显示,全国7~19岁男、女青少年各年龄段学生肥胖检出率呈逐年上升趋势[8]。Liang等[9]研究发现1993~2009年,中国6~17岁儿童青少年超重检出率由6.1%上升至13.1%,肥胖检出率由4.9%上升至11.7%。Lobstein等[10]预计,中国2025年儿童青少年超重人数将达到4850万。因此,本研究旨在研究济南市市中区高中生超重与肥胖流行现状,为预防和控制超重、肥胖制订有效的干预措施提供科学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利用2017年11月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教育局组织的健康体检数据,整群抽取济南市市中区5所高中[山东省实验中学、山东省实验中学(西校)、山东省实验中学(东校)、济南回民中学、济南中学]15~17岁学生为研究对象,排除年龄不符的个别跳级生及复读生,共抽取12 253名学生,其中男生6119名,女生6134名。年龄组以岁为基本单位划分,据此统计15岁4152名,16岁4528名,17岁3573名。

1.2 检查方法

测量仪器按照国家方案统一的要求,采用符合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身高计和杠杆式体重计,按照《2014年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工作手册》要求测量学生身高体重指标[11]。脱鞋测定体重、身高3次取平均值,测体重以“kg”为单位,精确到0.1 kg,身高以“cm”为单位,精确到0.1 cm。测定体重时,采用杠杆式体重计,每次测量前须做校零检测,测试者须穿单衣,脱鞋、袜以赤足站立在体重计中央,并保持身体平衡和静止,待体重计数值稳定时记录数据。测定身高时,每次测量前必做调零检测,被测者须赤足站在身高计的底板上,头部、脚跟、两肩胛间与身高计立柱接触,保持以“立正”姿势,然后进行数据记录。

1.3 评价标准

体重指数(BMI)的计算方法为BMI=体重/身高2(kg/m2)[12]。参照2009年李辉等[13]计算出的筛查0~18岁儿童超重肥胖的参考临界点,制订出15~17岁高中生超重、肥胖诊断标准,筛查出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群体超重和肥胖个体。超重、肥胖筛查BMI参考临界值。见表1。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2.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用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以P < 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基于BMI的超重、肥胖检出率

抽取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5所高中,排除年龄不符的个别跳级生及复读生,纳入12 253名学生为研究对象,以超重、肥胖筛查BMI参考临界值表作为诊断标准,济南市市中区15~17岁高中生超重率、肥胖率分别为21.3%、11.31%。

2.2 不同性别高中生超重与肥胖检出情况

统计结果显示,济南市高中生中男生超重检出率显著高于女生(χ2=93.96,P < 0.01)。男生肥胖检出率显著高于女生(χ2=236.96,P < 0.01)。见表2。

2.3 不同性别、年龄组高中生超重肥胖检出情况

统计结果显示,济南市高中生中各年龄组间超重检出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2.17,P < 0.05);各年龄组间肥胖检出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40,P > 0.05);男生15~16岁超重率与肥胖率稍有回升,但在17岁有明显下降;女生15~17岁超重率与肥胖率呈现下降趋势,不同性别组超重率与肥胖率也随年龄增加逐渐降低。见表3。

3 讨论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15~17岁高中生超重率为21.3%,肥胖率为11.31%。对照全国其他省市超重与肥胖检出率调查结果[17-21],目前济南市市中区15~17岁高中生超重率与肥胖率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这可能与济南市作为山东省会城市,近年来经济发展迅速,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为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提供了充足的饮食与优越的生活环境有关。

调查结果显示男生超重率、肥胖率均明显高于女生,存在高度统计学意义(P < 0.01),这与国内相关文献研究结果[19-21]一致。形成这种差异的主要因素可能是由于该年龄段男生平时饮食缺乏自制、作息不规律、暴饮暴食;而女生平时多注重体型,饮食相对均衡,作息相对规律。因此,男性高中生应当作为高危重点人群进行干预,加强平衡膳食、增强锻炼的健康教育宣传与普及,提高其自身健康意识。

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15~17岁高中生超重率和肥胖率呈现随年龄增长而下降的趋势,这与相关文献研究结果[14,20-22]一致。这主要考虑随着高中生年龄的增大,其心智逐渐成熟,自身健康意识逐渐增强,同时家长与自身对健康、形体要求都在加强,逐渐开始加强自身体育锻炼以及饮食调控。这也提示更应重视低年龄组青少年的超重、肥胖问题。

3.1 中医预防及干预措施

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高中生超重與肥胖的检出率远超全国平均水平,这主要是平日能量摄入过多、消耗不足、不良生活方式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23]。

目前中医治疗超重肥胖凭借预防为先、灵活安全、疗效持久等优点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中医认为超重肥胖的病机为阴盛阳虚,机体表现为气虚为本,阴盛为标。其病因主要包括先天禀赋、饮食不节、缺乏运动、脏腑功能失调等[22]。体质因素也是引发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的重要因素[24]。

预防是解决超重肥胖问题的最终方法,饮食调控与科学运动是超重肥胖预防措施的基石,早预防、早干预,这与中医“治未病”理念不谋而合。对于目前已经超重,特别是肥胖的儿童、青少年可通过分析其病因病机,以辨证论治为核心,健脾、化痰、利湿等为出发点,结合中医辅助疗法(针灸、推拿、中药等),加之临床中医食疗,运动疗法调节脏腑气血营养平衡,从而达到减肥效果。

3.2 中医食疗

饮食应寒温适中,四气兼备,五味相济,取中和之道,不可偏性。要平衡日常膳食,调整饮食结构,应以五谷为主,同时配以谷肉果蔬诸类,减少高糖高脂高热量食物摄入,从而减少体内痰瘀、水湿等浊阴之邪增加,保证机体阴阳平衡,预防超重肥胖发生。

对于已经超重肥胖的儿童、青少年,应结合体质进行中医食疗。因质辨证论治能更有效地缓解超重与肥胖。一般地,痰湿体质应以健脾除湿、涤痰化饮为主,宜食温燥化痰的食物,如绿豆、冬瓜等;气虚体质应以补气健脾为主,宜食补气甘温的食物,如山药、枸杞等;胃热体质应以清胃泄热为主,宜食具有清热作用的凉性食物,如绿豆、苦瓜等;肝火体质应以清肝泄火为主,宜食具有清热平肝的凉性食物,如西芹、菠菜等;肾虚体质应以补肾宜气为主,宜食具有补肾功能的温性食物,如羊肉、核桃等。

3.3 针灸推拿疗法

针灸疗法是通过针刺机体相关穴位,调整机体的内分泌作用。根据肥胖虚实夹杂的病机特点,治以“深则留之”“多益其数”,针灸疗法多选用脾胃经及任脉等经络及相关穴位,运化水谷,从而达到减肥效果。宋鹏[25]针刺治疗中心型肥胖51例,选取腰腹部穴位,总有效率达到93.2%。张石等[26]认为足太阴脾经与肥胖的病因病机及治疗、预后关系密切,调理足太阴脾经是治疗肥胖的根本。

近年來,各种临床研究表明推拿治疗超重肥胖儿童效果确切。张昆[27]认为推拿疗法对肥胖患者亢进的胃肠道消化吸收功能、异常的糖脂代谢、神经-内分泌系统分别具有良好的抑制、逆转、调节作用,从而达到较好的减肥效果;文建军等[28]采用循时循经点穴推拿法观察病例85例,有效率达到97.6%。

3.4 中药疗法

中医药具有副作用小、多靶点效应、适应各类人群等优势,可因人因时因地的遣方用药,可有效提高肥胖患儿的临床疗效,降低儿童青少年肥胖发病率。现代临床研究[29]发现麻黄、山楂、桔梗、白术、泽泻等减肥效果突出。以上药物的运用规律,体现了以健脾化痰、益气祛湿为主的治法。

3.5 运动疗法

超重肥胖的发生与活动量的大小密切相关。科学运动是预防和控制肥胖的基石。正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白洋等[30]认为除了现代流行的跑步、游泳等运动,我国古代诸如太极拳等也可促进气血调畅,达到强身健体、抑制肥胖的作用。肖斌等[31]根据“脾主肌肉、合四肢”等理论,提出“合理运动”“综合运动”疗法,强调运动量的合理性和运动部位的全面性,从而达到健康减肥的效果。

3.6其他疗法

现代临床研究还发现耳穴贴压治疗、闪罐结合贴磁疗法、穴位埋线治疗、电针治疗、小针刀等对治疗超重肥胖皆有显著疗效。

综上所述,根据本研究的结果,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15~17岁高中生的超重率和肥胖率已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因此,应该以中医“治未病”的理念为指导,积极采取预防与干预措施,同时加强合理膳食与科学运动相结合的健康宣传,加强学校、家庭与社会等多环境相互配合,使其自觉建立良好的生活方式,从而在青少年时期预防和控制超重、肥胖的发生,降低超重、肥胖患病率,有效地预防肥胖所带来的疾病,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

[参考文献]

[1] Kumar S,Kelly AS. Review of Childhood Obesity:From Epidemiology,Etiology,and Comorbidities to Clinical Assessment and Treatment [J]. Mayo Clinic Proceedings,2017, 92(2):251-265.

[2] Ogden CL,Carroll MD,Kit BK,et al. Prevalence of childhood and adult obesity in the United States,2011-2012 [J]. JAMA,2014,311(8):806-814.

[3] Strauss RS,Bradley LJ,Brolin RE. Gastric bypass surgery in adolescents with morbid obesity [J]. Nutrition in Clinical Practice,2002,17(1):499-504.

[4] 许志勇.肥胖严重危害儿童青少年健康[J].中国校医,2014,28(1):67.

[5] Prashanth SV,Latha GS,Veeresh BDV,et al. Obesity:changing outlook of Indian adolescent children:emerging and worrying trend [J]. IJCP,2017,4(3):706-712.

[6] Roberto CA,Swinburn B,Hawkes C,et al. Patchy progress on obesity prevention:emerging examples,entrenched barriers,and new thinking [J]. The Lancet,2015,385(9985):2400-2409.

[7] 陈暕.青岛市7~18岁学生超重和肥胖流行现状及变化趋势研究[D].济南:山东大学,2017.

[8] 国家体育总局.2014年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结果[J].中国学校卫生,2015(12):1.

[9] Liang Y,Xi B,Song A,et al. Trends in general and abdominal obesity among Chinese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1993-2009 [J]. Pediatr Obes,2012,7(5):355-364.

[10] Lobstein T,Jackson-Leach R. Planning for the worst:estimates of obesity and comorbidities in school-age children in 2025 [J]. Pediatr Obes,2016,11(5):321-325.

[11] 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组.2014年全国学生调研工作手册[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4.

[12] 季成叶.中国学龄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筛查体重指数值分类标准[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4,25(2):97-102.

[13] 李辉,季成叶,宗心南,等.中国0~18岁儿童、青少年体块指数的生长曲线[J].中华儿科杂志,2009,47(7):493-498.

[14] 吴淋果,余毅震.湖北7~18岁学生超重、肥胖流行特征及影响因素[J].中国公共卫生,2017,33(4):569-572.

[15] 谢晓华.江苏省江阴市12-18岁组青少年超重、肥胖情况及相关因素的研究[J].医学动物防制,2017,33(3):315-317.

[16] 石锦鸿,职心乐,席薇,等.天津市2014年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现状及其影响因素[J].中国学校卫生,2016, 37(8):1130-1132.

[17] 谷大为,杨宝晨,马萍.江苏省儿童青少年超重与肥胖流行趋势分析[J].中国学校卫生,2017,38(10):1540-1542.

[18] 陈贻珊,张一民,孔振兴,等.我国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流行现状调查[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2017,21(9):866-869.

[19] 于钟茜.四平市城市高中生超重、肥胖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D].长春:吉林大学,2015.

[20] 文小华,肖川,张璇,等.四川省绵阳市7~18岁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流行现状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6, 43(7):1196-1198.

[21] 薛红妹,刘言,段若男,等.中国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流行趋势及相关影响因素[J].中国学校卫生,2014,35(8):1258-1262.

[22] 陈静仪.广州市儿童青少年1985~2014年超重肥胖流行趋势[J].中国学校卫生,2016,37(12):1915-1917.

[23] 郑彩慧,赵素君.历代中医典籍对儿童单纯性肥胖病病机的认识[J].四川中医,2015,33(5):31-32.

[24] 李建平.小儿单纯性肥胖中医治疗护理研究[J].时珍国医国药,2012,23(12):3206-3207.

[25] 宋鹏.腰腹部取穴为主针刺治疗中心型肥胖51例疗效观察[J].四川中医,2010,28(5):113-114.

[26] 张石,裴景春.调理足太阴脾经治疗肥胖[J].实用中医内科杂志,2013(1):162-163.

[27] 张昆.推拿治疗单纯性肥胖症的临床研究[D].济南:山东中医药大学,2004.

[28] 文建军,周锡奎,唐昌席.循时循经点穴推拿治疗肥胖症85例[J].河南中医,2007,27(3):63-64.

[29] 史兴洲,郑曙琴.中成药治疗肥胖症用药规律研究[J].江西中医药,2014(5):12-13.

[30] 白洋,喻松仁,舒晴,等.中医药治疗肥胖的研究概况[J].江西中医药,2018,49(2):71-74.

[31] 肖斌,沈曉东,倪青根,等.20例健身气功.八段锦习练者减肥效果研究[C]//上海国际气功科学研讨会,2015.

(收稿日期:2018-07-30 本文编辑:任 念)

延伸阅读
小暑节令特点每年7月7日或8日,太阳到达黄经105度时为小暑。《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六月节……暑,
2021-10-16
[摘要]依据我国医学生未来职业培养目标的客观要求,通过分析借鉴国外医学院校开展人文素质教育的经验做法
2021-10-14
【摘要】目的观察百合利咽饮治疗阴虚火旺型咽炎的疗效。方法治疗组60例,用百合利咽饮治疗;对照组60例
2021-10-13
【摘要】康复医学是出现于20世纪中期的一个新概念,它与临床医学、预防医学并列,又称为“第三医学”。近
2021-10-12
[摘要]中医药是我国传统医学的瑰宝,成为践行“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名片。如今,需要充分认识中医药文化
2021-10-11